生活小常识网站_生活信息门户网

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

作者: 2020-07-11收藏:610

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拾荒达人英姐(曾宪宗摄)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环境衞生办事处门外,拾平台代表向英姐解释情况。(潘晓彤摄)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手推车被没收翌日,拾平台代表与英姐重返现场,看见被剪掉的锁头仍在。(受访者提供)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英姐现已无法凭手上钥匙领回自己的手推车。(受访者提供)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邓永谦(曾宪宗摄)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拾荒达人英姐 拾荒者

英姐被没收手推车四天后的早上,我与「拾平台」的代表陪她一起到土瓜湾政府合署,因为忘了带身分证,她马上返回家中。

年届七十的她步履轻盈,一来一回毫不喘气。带领我们穿过她熟悉的街市,我在电梯裏按下三字。

门打开,白晃晃的灯冷静地亮着,挂墙的风扇来回吹动,吹得她一头鬈髮露出了白色髮根。

不一会,两名制服笔挺的督察从需要密码才能打开的大门另一端走出来,向我们清楚交代程序后,返回了他们的办公室。

坐在长櫈上的英姐念兹在兹:「一声都唔出,就收人架车!」同行的阿辉眼眶泛红,我抿着嘴蹲下来拍下这一刻。

两天以来,数次从英姐口中听她忆述手推车被食环署职员没收的经过,每次说到赶往现场发现自己的车已被剪走那一刻,她都难掩激动。「我部车买了一个月都不够,我已经去了返工,我不是日夜对住部车仔的嘛!到处都有车仔,做咩唔剪,要剪我的呢?」英姐是土瓜湾的老街坊,打从三十六年前来港,已居于此。她正职是到附近的茶餐厅当洗碗女工,每天朝九晚七,全年无休,到食环署办手续的这天,是她在茶餐厅工作一年多来第一次休假。每天下班后她便到落山道与长宁街一带拾纸皮,一直到深夜。因为回收舖早关门,她每晚都会把纸皮叠好,放在手推车上,以胶布覆盖以免下雨被雨水沾湿,翌日早上先把纸皮卖掉再上班,日日如是。

没有拾荒者 纸皮会堆积如山

如果问英姐,相信她不会觉得自己份工是学者David Graeber定义下的Bullshit Job——「香港政府没有我们这班清道夫执纸皮,纸皮就堆积如山了。」纸皮堆积对社会整体来说,当然不是好事。英姐记得初来港时,土瓜湾非常乾净,人也少,空气很好,今天已截然不同。去年九月回收业停收纸皮七天,全港街道上的乱象可成力证。当时即使回收舖不收纸皮,她依然故我,将纸皮与垃圾分类后,把纸皮叠起暂存在唐楼宽阔的一楼空间,「无人执条街会很乱。商店老闆即使自己放去垃圾房也没有位,太多纸皮,到处也很多」。英姐说土瓜湾拾荒同行竞争激烈,但大多集中在日间捡拾。日间上班的她,每晚固定在落山道与长宁街交界的生果店对出泊车位置工作,收集生果店的纸皮。原来生果店老闆将纸皮分配得井然有序,「有一个女人负责早更,我负责夜更」。

英姐也深明并且接受,这份工有很多Shit(粪便般骯髒和难堪的事情),字义上的骯髒本来就是她那份工作的本质,然而被夺去生财工具这一趟,她嚥不下。

「(事发时)有个阿伯也是执纸皮的,那天我在茶餐厅工作走出来遇到他,他说:『食环署现在剪车啊,一部新的,一部旧的,一部有垃圾的,一部没有垃圾的。』他说没有垃圾的都剪,是人不是。我过去看,啊,原来我的车真的被他们剪走了。」英姐想起自己的手推车落地不足一个月,惋惜不已,但最让她气愤的是,车仔已被她清空并妥善摺起,竖放锁好在栏杆上,「又无污糟,又无阻到人!」她反覆呢喃。

荒谬之说:没锁或避过没收

食环署职员是否真的一声不响就把车没收?英姐被没收手推车四天后的早上,我们一同到环境衞生办事处了解。两名督察从门后走出,解释当时收到投诉,前往现场发现两部手推车以锁扣起,妨碍清扫,「如果没有锁住,没有货物,我们推得动,有时也尽可能不没收。我们扫得到,可以跟投诉人解释」。不把手推车锁上才可能避过没收听来荒谬,「係都一早被其他人拿走啦!」英姐说。督察拿出手机展示照片纪录,表示当天已按既定程序执法,于九月二十九日九时三十六分在涉事手推车上贴上「移走障碍物通知书」(俗称黄纸),在条例列明的四小时后重返现场,发现手推车未被移离,才正式剪锁没收。

「英姐几点返到现场?」

「她之后行开了不在现场,是其他街坊告诉她你们有同事在剪车。」

「那四小时可能已经过去了……已经四个钟……我们就贴了在这裏的。」

在拾平台代表与督察交涉的过程中,坐在长櫈上的英姐偶尔低声叫嚷:「我呢部新的!」「都唔污糟,地方都无污糟,我都抹晒啲垃圾先摆架车落去!」「使唔使咁严苛!」「……」他们彷彿在对话,但其实并不,所谓的程序公义将聆听的耳朵堵塞。督察告知,如想取回被扣起的手推车,可以填表申请确认认领,其后的会面过程中确认自己的物主身分便能取回失物,而由于该物件妨碍清扫,承认是物主同时意味会因而遭提出检控,需要上庭,并就认罪缴交一千五百元罚款。「我一天也执不到三四百,所以我今天要拿回我的车,就是要还我一个公道!」英姐信誓旦旦。

为帮轻儿子 为过日辰

英姐三十六年前从内地来港,香港本来是她和亲戚申请移民到智利的中转站,后来他们都选择留下。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百业兴旺,她也打过很多份工,「卖麵包、卖凉茶、帮玩具厂做装配、做QC查衫……多到我都数不清了」。众多工作之中,洗碗做得最久,做了八年,而靠捡纸皮帮补生计也是从当全职洗碗女工时开始。「有街坊叫我不要做了,话我瘦晒,怕我有钱没命花。」她每个月赚到一万余元,虽然自感不俗,物业也快将完成供款,仍希望做得几多得几多,「我有两个仔,有一个还没结婚,就想帮轻他一下,想他快点拉埋天窗」。她想像自己有天辞职后,可以全职捡纸皮,「都要过日辰,在家裏很闷。细仔在斯里兰卡结婚生了儿子,一年才回来一次。如果有孙凑,嘻嘻哈哈可能就没有这种感觉」。

不是阻街 帮忙清洁社区

隔天,我们相约在英姐下班后,到她捡纸皮的地方。虽然她还有一部后备手推车,自从新车被没收后,却没有再捡拾了,「我个心烂咗……」

她一直对捡纸皮的工作感到自豪,为了便利将垃圾和纸皮分类,更掏出三百多元买一部手推车,「我一部放纸皮,一部放垃圾,就不用乱放和拿来拿去」。她自感专业处理胜人一筹,「有些人执得唔好,将垃圾四围丢,我不会乱丢垃圾,不会搞到乱七八糟,晚晚执完纸皮还会扫乾净,人们说我做得不错」。她亦非常肯定自己对社区的贡献,「你说这是不是好事?我知道我做的是好事,对社区好」。站在街头聊天一小时,不时有街坊经过跟她问好,包括清洁工陈太,「刚才的陈太,她很好,经过会问我有没有垃圾,帮我车上去垃圾站,有纸皮她也会执起拿给我」。与街坊建立的感情与连繫,令社区的清洁和卫生工作配合得更紧密顺利。

昔日,她每晚会将纸皮与垃圾分类,堆好纸皮后,会率先帮忙将垃圾推到垃圾站,到店舖十二点左右打烊时「再车一转」,「老闆是因为你帮忙车垃圾才让你执纸皮,互惠互利,他又好我又好,我卖纸皮有点收入,他又不用自己车垃圾去垃圾站,都几多垃圾㗎,他生意好」。她笑说虽然时时弯腰,手推车又重,但一晚大概可以收集二、三十个,有时能卖到七、八十元。如果收拾好第二轮垃圾后,老闆还没收工,她更会推着另一辆已经清空垃圾的车仔,到天桥底的炮仗街绕一个大圈,看看其他店舖有没有零散的纸皮,「多的话一天也有一百元,也算不错」。虽然今天她暂时放下了捡拾的活儿,她的「工作间」仍见她从前放下、盛满水的水樽。「我会将纸皮湿水,过一晚才卖,会无咁湿,太湿回收舖会闹。」这些都是她累积下来的经验。

除了将有用的资源回收,捡纸皮的工作同时也帮忙清洁社区,「生果舖老闆之前找过很多人执,他的新抱找了我,老闆跟她说,这个阿姐做得好,好乾净,话以后继续搵我」。英姐一个月前才买下新的手推车,就是为了便利分类垃圾与纸皮,一部停泊在生果店外面,为了减低被同时没收的风险,将另一部锁在对面马路,「生果店老闆有我电话,如果看到有食环剪车会打给我,但对面他看不到」。她剩下的另一部车如今锁在隐蔽的地方,「不太想执了,买一部车收一部,打击了我士气」。「上唔上庭好?」她问我。过了一晚,恐惧使她有点犹豫。 

法例过时 未肯定拾荒者贡献

拾平台五月发表《全港拾荒者调查研究报告》,这天随行的发言人邓永谦指,从英姐的个案可见,政府所有部门和制度都没有将捡拾纸皮视为「工作」,「工作期间必然会佔用一些行人空间,必定有回收物暂放地上,这是工作的过程」。他认为当拾荒作为工作的定义被确立,所有牵涉违法的问题都要重新检视,「现行的法例不是严苛,而是过时,完全没有按社会演变产生的一些群体作出应变」。

据《报告》估计,全港拾荒者每天总回收量为约193公吨,邓慨叹当中虽然产生一定的经济价值,然而拾荒者在回收业链的角色和贡献却鲜被肯定,而且法例亦未能配合。他质疑以上庭控告的方式处理,目的是威吓当事人。记者就过往一年,全港发出「移走障碍物通知书」的数量,以及当中缴交罚款认领失物或就此提出申辩的涉事人数,向食环署查询,食环署发言人书面回覆指,2017年在全港各区就有关拾荒者物品涉及阻街共发出84张移走障碍物通知书;又指该署人员获赋权执行多条与环境衞生有关的条例,有责任在遇到相关违法的情况时执法,并强调现时法例并无豁免某些人士不受检控。

下一步怎样走,拾平台将与英姐从长计议,现阶段希望获得义务法律谘询。邓永谦指,现在只能跟随无可撼动的程序行事,但经过多次拾荒者财物被充公的事件后,他开始质疑为何不能相约政府部门人员和平理性地讨论更友善的处理方式,比如设立一个通报机制,在正式执法前通知机构或拾荒者本人,让涉事者不用承受面对诉讼的压力。「现行的司法制度有种意识形态,就是要所谓阻吓,透过很多程序令你害怕,不敢重犯,是『惩罚性正义』。」他认为应重新检视既有程序能否真正改善情况,「『修复性正义』香港没有採用,它是透过平等对话的空间处理问题,让不同持份者认真思考应如何立法、执法,同时履行程序公义,才能达至双赢局面」。

「这是文明社会、令社会进步必须的。」文//潘晓彤图 // 曾宪宗、潘晓彤、受访者提供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