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网站_生活信息门户网
    主页 > 关注民情 >【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 >

【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

作者: 2020-06-12收藏:607

【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希盟执政一週年:选民视角】希盟别再U转拚经济续当家

希盟会是一届政府吗?未来4年,希盟该如何走?时事评论员许文思及非政府组织认为,国家经济大过天,希盟未来4年若能带动经济,就能继续赢得天下。民间也希望政府努力实现大选时的承诺、不再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停止朝令夕改、努力打贪灭贿、多为各族和谐着想,以及实施公平公正政策,因为这才是人民投票换政府所想要看到的结果。

509大选一週年即将到来,对此,时事评论员许文思说,只要希盟在接下来几年重新让人民感受到国家经济变好、生活获改善,又能让马来人安心,那幺,希盟想继续执掌中央政权并不成问题。 

他说,纵观目前的政局演变,大部分人仍会在没选择的情况下,再度给希盟机会,以便希盟能改变国家,并交出成绩。

“若不想当一届政府,希盟在未来4年内就必须拿出成绩来证明能力。” 

大刀阔斧改革

他披露,选民至今仍没什幺选择,主要是因为巫统与伊党尚未与“过去”划清界线。但这也不意味着,人民会完全信赖于希盟。

他认为,希盟政府目前要做的是解决国家经济问题、安抚马来族群情绪、修好与皇室的关係,以及让东西马间的政治关係趋于平顺。

“若以上因素获得解决,希盟再执政并非不可能。除非希盟想‘葬送’政权,否则就必须解决这些棘手问题。”

他指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经济,在国家经济表现差劲下,百姓的生活压力很大,继而引发民间的怨声载道。

“当然,前朝留下的问题也不可能说解决就解决,但偏偏经济问题不能等,若经济情况转好,百姓就没有这幺多怨言。政府在百姓生活困苦时分发生活援助金的作法是应该的,但这并非长远之计,若要减少津贴,唯有在经济好转时才能大刀阔斧作出改革。”

他说,希盟政府面对的第二个问题是部长的经验不够,一些部长“换了位子,脑袋却没有换”,至今仍带有反对党的思维,并作出很多让人民感到混淆的决策。

“这让大马的改革变得事倍功半,因此,一般人会认为,我们投选你不是要你继续当反对党,而是要你解决问题。”

他指出,第三点问题就是当前的政治不稳定,希盟除了内部暗流汹涌,政府高官与皇室、国际等的关係複杂,让民众混淆,加上民众对政治人物的观感欠佳,所以,造成人心浮动。

许文思:敦马目前不宜交棒

许文思说,希盟目前处于关键时刻,若有人在现阶段建议首相敦马哈迪加速交棒,将是不明智的决定。

“希盟从去年509走到今天,能够在内忧外患中一关闯过一关,不能否认一个事实是马哈迪具有非凡的领导能力,为国家排除了一切障碍。”

他指出,虽然有些人很讨厌马哈迪,但当前的希盟若没有了马哈迪的领导,国家将会出更多乱子。

“目前有经验的内阁部长只有马哈迪、内政部长慕尤丁,他们的存在会起稳定作用,也让国人较放心。”

询及是否需要重组内阁一事时,许文思说,重组内阁是马哈迪的权力,马哈迪在政坛上驰骋了半个多世纪,大马没几人可与他匹比,包括观察力与智慧。“几时重组内阁,我相信他心中有数。”

希盟内部缺凝聚力

针对经济停滞不前,是否因为在野党从中破坏或煽动种族情绪所致的问题,许文思认为,在民主政治下,在野党本是不应坐以待毙,就如同在国阵当权时,国阵也一样指责希盟从中作梗破坏经济,因此,执政党要如何说服群众才是关键。

“试问我国什幺时候不存在种族与宗教问题?无论任何人当政府都必须面对这些问题,因此,希盟不应以此(在野党抽后腿)为藉口。”

他说,局势乱的情况其实是源于希盟内部,尤其是成员党间的内部凝聚力不强。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马来人是大马最大的族群,他们足以左右大马政权。因此,无论是希盟或国阵若要重获执政权,都必须解决马来人没有安全感的问题。”

他指出,在希盟改朝换代后,马来人安全感不足的情绪更加“强烈”,而这是一种正常现象。

“我们必须承认,马来人不管是年轻或年老者都比较信赖传统的马来政党,尤其是伊党或巫统。当巫统与伊党沦为在野党时,马来友人的戒心就更大了。”

他说,在希盟成员党中,看起来比较像传统马来政党的只有土团党,但土团党在希盟中所佔席位却很少。

巫伊合作不能长久

许文思说,若希盟要继续执政,就必须争取马来人的信任。从马来西亚政治史来看,巫伊是不会长久结盟的,他们走在一起是因为形势所逼。

“在非马来人不接受巫统的情况下,巫统唯有与伊党合作,这是逼不得已的方式,但巫伊两党很难组成联合政府,因为这会产生政治斗争和冲突。”

他说,巫统是属于民族意识斗争政党,伊党则是宗教斗争政党,两个不同主调的宿敌政党又如何能组成稳定的联合政府?

“但不能质疑的事实是,当我们看到巫伊合作时,就是一个真实的马来社会缩影。

“过去3届大选,没有一个政党能独立入主布城,除需与各族成员党合作,还需靠东马政党支持。东马政府又是另一个因素,我觉得东马政党是扮演制衡角色,根据现在宪法,若是单凭单一种族或宗教,是不可能单独执政的。”

选民不后悔投希盟

许文思指出, 509大选变天是大势所趋,即使现在民间出现了埋怨的声音,但多数人并不后悔变天。

“我不认为多数人会后悔投希盟,他们会认为,既然变天就应该让希盟去表现,毕竟还有4年时间来评估希盟的表现,若希盟做不好,才再度通过投票换政府,一切就这幺简单。”

针对希盟在3场国州议席补选皆落败的启示,他说,主要原因是巫伊结盟奏效,以及人民生活辛苦。马来政党从2008年开始三分天下,到去年变成四分天下。

“在四分天下中,巫伊加起的马来支持票就佔了至少60%。当他们早前为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而举办集会后,他们所获的支持率更被拉高到70%。再来是最近的3场补选,马来人对国阵候选人的支持率更增加到80%。”

他说,他不认为这会导致种族撕裂,而在过去数届大选,也有高达90%的华人支持行动党,若说高支持率属于一种种族化的现象,那幺,华人岂不是更为种族主义?

“在多元种族社会里出现维护本身族群利益的政党是很正常的现象。”

锺来福:勿当Yes Man须有主见

吉打华人大会堂会长拿督锺来福从华社的角度来看希盟执政1週年的表现后说,希盟的议员表现有待加强,且需继续努力。

“希盟议员得好好表现,勿当Yes Man,且必须持有主见。”

他指出,他支持两线制政体,即由政党联盟组织政府,然后另有反对阵营互相制衡,以阻止一党独大。

“希盟于去年执掌中央政权后,国家很多方面都没有太大变化,反而是经济市场陷入低迷。”

他说,大选后,外资大规模撤走,经济市场低迷,人民对新政府缺乏信心。

“有些人的身上还有钱,但在面对种种负面消息之际都不敢开销,选择观望。”

他忠告当权者儘早解决当下的经济问题,且在落实任何政策之前都需先听取民意。

他指出,尤其是政府在多项政策上出现多次“U转”后, 已让人民反感。目前,政府的一举一动不再只是受到反对党的监督,因为选民也有所醒觉,并开始具有监督政府的意识。

李衍旺盼关注华校零拨款

吉州爱心计划献华教协会总务李衍旺博士说,华校经常被希盟政府“忽略”,有者更是至今仍未取得教育部的任何拨款。

也是二条石明德学校家协主席的李衍旺指出,目前,该校的校地虽已转交政府管理,但校内所有的硬体设备仍需董家协到外筹募维持。

如今,就连该校要购买学校毗邻校地作为草场用途,也依然无法获得拨款。

他希望政府尤其是教育部能关注华校“零拨款”的问题,并拟定制度来协助有需要的学校。

此外,吉州董联委会主席庄俊隆也希望政府能更公平的对待各源流学校,包括华校。

“吉州政府已成立委员会以解决槟州学校所面对的校地问题,包括拖欠地税的问题,本会也已通过各州89间华校收集校地资料,当中9所学校拖欠地税达二十多万令吉,这些资料已转交给吉州行政议员黄思敏及陈国耀,希望此问题能儘早获得解决。”

他说,新政府承诺将制度化拨款给吉州独中,这表示州政府认同独中教育,但此重要承诺若能儘早落实,将会更为深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