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常识网站_生活信息门户网
    主页 > W地生活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作者: 2020-06-05收藏:431

谁的青春里要是没有这个系列那就真是白活了!

本文精选自:vice中国

文:贾斯汀.比比

提到《古惑仔》,应该不必多说。它是香港有名的黑道题材系列电影,对我们80后这代人的成长影响颇深 ——儘管黑道题材的影视作品和漫画在同时期也有很多,但由于资讯的不发达,加上盗版 VCD 的盛行,当时最流行的还是这一系列。

儘管这一系列电影称之为 「黑道题材」,但是我并不想把这篇文章中所谈及的内容上升到 「黑道」的高度。因为我觉得,真正的黑道都是一些玩弄阴谋的坏逼,眼里只有金钱。而我所接触到的,看到的都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充满破坏欲的躁动青春和哥们义气,全是热血。也许这里面也有背叛欺骗,但谁又能说即使不出来混,就不会犯错呢。其实都是必经之路,成长的烦恼。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右图:名震京城的 「小混蛋」 在《血色浪漫》中的形象。

而在北京,或许你可以称他们为「小痞子」或者「顽主」。当然,在更具体的意义上这两者还有些许的不同,但不管怎样,义气与打架始终都是贯彻其中的。关于上一代人的种种故事,不管是网上能搜到的,还是相关的一系列影视文学作品当中,都已经有了很翔实的记载。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新世代的不良少年们更痴迷《热血高校》。

时过境迁,然而似乎到了我们这一代,一切都变得平静了。可真的是这样吗?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巴掌大的四九城有着那幺多所「铃兰高校」,那幺多个芹泽多摩雄和坊屋春道,只不过是暂时无人来记录和叙述罢了。

于是我决定拜访我们年轻时曾经盘踞在京城各个角落,一个个很能混,很能打的古惑仔,新一代的小顽主们,让他们来聊一聊当年发生在各自身上的故事。让我们暂时忘掉那些传说中的老炮,回到属于我们的青春时代,看一看我们80后这一代人的京城江湖龙虎斗。也许这些人中有的是真牛逼,有的不过是吹牛逼;但不管怎样,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北京孩子青春中宝贵的一部分,不该被忘记。我顺着右安门走到草桥,会见了与我同龄的小剑(应本人要求使用化名)。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北京南城自古以来就跟血性有着摆脱不开的关係。

和小剑约局:

小剑从小和我就是街坊,1982年生人。年龄上也只比我大一岁,所以小时候都是一起玩的,至少在 「学坏」以前吧。因为我还算是好孩子,而好孩子是没法和坏孩子一直在一起玩的,慢慢的也就疏远了。又加上我后来搬家,联繫也就越来越少了。但我和他的表弟关係不错,一直在一起玩,所以听说了他在家那边混的挺牛逼,但具体细节,我也无从得知,反正我和他弟都是怂孩子。

当构思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最早想到的其实就是採访他了。问他弟要来他的电话,打了过去。电话通了,他一开始没听出我是谁,特别客气,即使在我说明身份之后,他也还是一时没有调整好语气,透着有点外道。直到我聊完目的之后,才开始改叫我的小名。因为小时候我们都是彼此这幺称呼的。他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并表示非常愿意我採访他,于是就这幺定了。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伴随着地铁的开通,楼盘的扎堆,公益西桥也变得越来越像卫星城,而不再是什幺 Dirty Old Town 的样子。

到了周末,我给他电话,他很亲切的问我想吃什幺。我说什幺都行,他说那你来公益西桥找我吧。他也搬走了,不再住右外了。末了临挂电话,他又说,你叫上我弟,咱们一块聊。但可惜的是,他弟加班,去不成了。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北冰洋」 汽水虽然复活了,但是当年喝它解渴或者拿它干架的热血小子们的情怀却都失传了。

顺着他给的地址我找到他家,感觉相貌没怎幺变,就是胖了。他腿受伤了,拄着双拐,说他哥们儿稍后就到,随即拿出 「北冰洋」招待我。然后我们去楼下找了个饭馆,点了些菜,要了点酒,聊了起来。

印象中小剑的两场战役:

然后就上了初中,他也认识了新的同学,而我们这边还是一群老实孩子傻逼呵呵的玩。所以他也就开始不跟我们玩了,开始跟较大的,别处儿的孩子们一起玩了。当我说到这儿的时候。他说那时候也没法一起玩,根本就玩不到一起去,说的话题,感兴趣的点都不一样,都是没办法的事儿,而且我总觉得我该保护你们,咱家那边又挺乱的,这你也知道,所以我只能混的牛逼点,才能不让你们挨欺负。不过这也是实话,虽然我们没能一起玩,但随着他们几个坏孩子势力範围的扩大,至少我们在我们家那一片玩,倒是没挨过欺负。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现在的 「少年之家」 真的都挺残的。

我印象中仅有的两次也是他们来收场。一次是我们几个人去 「少年之家」 看录像,那时候我们小学有个"少年之家",假期每天中午放录像,五毛钱一个人。当天放的和第二天放的会提前在门口的小黑板上写好,有不少港片都是当时看的。后来有天来了几个比我们大的孩子,应该是来这边过暑假的。其中就有人开始犯欠,总之我们窝窝囊囊的且极其郁闷的看了一下午。然后回去之后聊天就说起这个事儿了,结果第二天小剑他们带着几个人把那几个大孩子给打了。

还有一次使我们去附近中学踢球,也是两个大孩子,非要参与进来,还老故意找茬撞我们。我们也挺鸡贼的,当时就有人借尿遁回去找人了。过一会儿小剑他们几个人就来了,把那两个人拉到边上角落,不让我们看。我们就都爬到学校里那种爬梯上从远处看。(就那种以前好多学校都有的,一格一格的,爬到最上面能钻进去坐人。)说什幺听不清,就看从边上捡了个木板打得头上都是血,当时挺害怕的。

这是我仅有的两次见小剑打架,其实算不得打架,因为对方基本都没什幺反抗。后来我就不怎幺去奶奶家了,基本上偶尔回去也没机会碰上一起玩,所以更是知之甚少了。另外他年轻时候留长发,其实还挺像郑伊健的,至少见过的人都这幺说。只可惜照片不能放上来。

和小剑酒桌上的对谈: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小剑。

你是什幺时候开始混的:

应该就是刚上初中吧,当时想的就是不能挨欺负,不能让你们挨欺负。

哪场架打的印象最深:

印象最深的算是在咱家那边扬名的那一次吧,当时咱家那边有个叫 xx的不知道你还记得不。其实他不怎幺牛逼,就是外面认识人多点。平时老臭牛逼,劲儿劲儿的,不拿正眼看人。

有次放学,都骑车回家,他从边上过,又开始臭牛逼。我就甩了他一句,哪儿浪去啊?他说小逼你说什幺?我就重複了一遍,然后他就让我过去。

我估计他应该就是要扇我,当时哥们都在,我觉得我要是过去说什幺都得挨一嘴巴,然后面子也没了。于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过去就打。他就抄起车锁打我,一开始打了我几下,后来不知怎幺车锁被我抢过来了,我就把他按地上打。再后来他就找了一帮人去我家找我,也没怎幺着,于是我就找机会把他堵在厕所拿车锁又揍了一顿,我就记得我把他按在厕所地上,我说你再骂一句,他刚要抬头,我照他脑袋又是一车锁。这件事儿之后家这边基本上没什幺人惹我了。

还有一次就是我当时都毕业了,我另一个弟弟放学路上让人打了一个嘴巴。他回来也没敢跟家里人说。然后就传到我的耳朵里了,我就找了几个人把那人叫到我弟弟家楼下,让我弟看看是不是他,我弟说是。我让我弟回去之后,把那人拉到咱家那边,让所有人都回去,留了两个人。我说你们给我打,然后就开始打,最后打得那人尿都出来了,后来又去护城河边,有个哥们要给那人扔河里去,我说算了。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实战中,论灵活性,链条锁远胜于 U形锁。

最牛逼的时候大概是什幺状态:

那还是上中学那会儿了,当时就是一到学校有专人帮我写作业,有专人帮我买早点,放学有专人帮我把书包拿回家。每个月每个班有十个人负责上交十块钱,一个月大概能有七、八百块钱吧,98、99年那会儿也算不少了。不过我也不白拿钱,一般要是有人来我们学校打人,必须得经过我的同意,说让你打就让你打,不让你打,谁也不许打。当时就特别嚣张,写好几个纸条,上面写着诸如吃虫子、抽嘴巴、踹一脚、免打。然后就让人抽,抽中哪个就执行。结果那人抽中了吃虫子,就真的找了一只虫子让他吃了,谁知道觉得不过瘾,就又把那人打了一顿。那人一个劲儿叫冤,说还不如一上来就打呢,至少不用吃虫子。

当时这些钱都怎幺花:

主要就是玩摩托,吃饭。吃饭当时必点的就是又下饭又下酒的鱼香肉丝、宫保鸡丁、水煮肉片什幺的,再点好几箱啤酒,最后就是菜没人吃,全喝酒,挺逗的。当时饭馆也没现在这幺多,而且也便宜,一顿饭吃二百块钱也算不少了。

80后古惑仔:小剑(当年学校门口那些劫钱的人)

边喝边吃边聊。

有过什幺伤,都是怎幺来的:

头上有一道挺深的疤,是挨了一扎啤杯。后背被人用碎了的啤酒瓶子扎过一次,那次挺深的,都翻出来了。还有就是腿上挨过一刀,是有人要扎我哥们,我过去拦着,结果一刀扎我腿上了,后来那小子跑了,不是本地人,一直没有找到。我其实打架大部分都是帮朋友出头,我为自己打的架并不多。认识人多了就是这样,就会有好多人找你帮忙,挺麻烦的,所以慢慢不少朋友都远了,常联繫的就身边的这几个。

现在在做什幺:

做贷款。

我说那你有什幺想对现在还在混的孩子们说的吗:

好好活着呗!

採访结束后,小剑招待我去歌厅和宵夜。我们在路边撸串到天亮,边上的早点摊都出摊了,我们又继续吃着包子喝酒。

最后的时候,小剑握着我的手说,他光顾着哥们这边,忽视了亲情,他说我和他表弟,都是他的弟弟,但是他弟今天没来,他很失落。他说他很想他,真的很希望他能来。